【熊老師玄學信箱】 覆:無名

八月 30, 2007 at 8:50 上午

網友來信: 熊老师:您好   看到您在论坛上说您去了大良,您要多多照顾自己。别太累了。不好意思打扰您,想和您唠叨唠叨,把我心中的苦水倒出来。总以为自己是最坚强的,但我现在实在太累了,身心疲惫。您可以不用给我回复,我想这几天电话打扰您。如果你想给我回复,麻烦您删掉我写的所有内容。给您添麻烦了。我要move on,不管未来的日子会怎样,只要离开这个家,我都会很快乐的. 麻烦您帮我看看房子可否尽快卖掉,如果卖不掉我也不等了。给您添麻烦了。 熊老師回答: 謝謝妳的信,這封信把妳的心事寫了出來,很好,就希望妳以後沒有煩惱了. 法律上的婚姻跟玄學上的是不同,離婚後,二人的財富就要獨立歸位.妳和丈夫的樓房最後命運也是被售出,然後分帳.夫妻,有的時候我也傻笑,究竟我們追求的是玄學上的夫妻又還是法律上的呢? 玄學上的夫婦很爽快,分手就是分手,妳不欠我,我不欠妳.而法律上的呢?大家就為了幾個錢反面. 正如最早期回妳的信,妳離開自己的國家,嫁給一個年齡比妳大,又有三個孩子的男人,這是妳的選擇,沒有人可以說妳是對或錯,只要妳喜歡的,就是適合. 妳跟他結婚5年,女人可以有多少個5年?他的孩子帶給妳煩惱,他們頑皮,沒有家教,很難在妳和丈夫之間起橋樑作用.我們要明白,當一個有問題的家庭,如果在四面楚歌下,只會愈搞愈差.妳都是不要再在丈夫面前說他孩子的事,妳很難取得丈夫的支持,還是這一句,做好自己的本份吧. 房屋一事,今年是可以解決,便宜一些也是解除煩惱的好做法,妳的經濟走下坡,要靠借款了,一位有才華、有幾百萬財富的女人為了一套房子,傷透腦筋. 兩年之內把婚姻合約取消,這也是妳新的開始.在生肖上,一人是兔,一人是雞,在八字中,這男人色心太重,一個中國女人是滿足不到他的性慾,妳難以令這男人回頭.離婚後,妳仍可以營商.要努力走下去,冷眼看世界,世上是沒有事可以難倒妳的.

【熊神進老師玄學信箱】 覆:卓楹

八月 30, 2007 at 8:36 上午

網友來信: 熊老師: 我可合適到加拿大工作及生活嗎?我妹妹在那邊可給我照應。期盼老師的回覆, 感激萬分! 祝健康長壽!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 熊老師: 真的很感謝老師11/6的回覆和揭示, 既然他選擇了就只能自己受, 糾是最痛苦, 雖然心裏一點不願意, 但一切都是命, 顺其自然吧! 老師教我學會堅強、獨立, 一切苦都是會過去的, 不再執及減低對他的仇恨, 我也要學會釋放痛苦, 尋找屬於自已的生活。 慶幸還不是窮途末路, 感激老師的提點及動力, 我要好好把握機會將精神寄托在開創事業生意上, 希望能有作為, 好讓自已能重新去過新生活, 愛護自己多一些。 老師你說丈夫選擇了那位北京女生而結束了十四年的債, 意思說我就是他的宿世債主嗎? 若是, 那我豈不是讓他受苦了?而我的命是否一生不能再結婚?可以用風水方法轉運嗎 ? 期盼着老師給我再次的回覆, 指點命運的迷經,感謝萬分!祝老師健康長壽!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 熊老師回答:生活是一種選擇,妳的丈夫選擇了那位北京女生而結束了十四年的債,跟妳分開,對妳來說,是有一點可惜,但長久下去,妳只有死路一條.我理解妳的痛苦,人到中年要重新開始過孤獨日子,很不好受.妳的丈夫很愛這名女生,暫時不會想起妳,因為在他眼中,性慾佔了很大比重,他很愛她,二人都是離過婚,很登對.而妳,也非不好,妳只是沒有阻止丈夫做生意,如果妳結婚前能有福份遇上玄學家看八字,我們是建議妳不要結婚.有一些女人,明知自己會離婚,卻又死纏一段婚姻,最後患上情緒病,這是業.妳下半生可以做生意,人不可以錯兩次,第一次妳沒有找玄學家配婚失敗了,第二次做生意就要好事為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熊居士,你好!上次寄信給你已經兩年前的事了, 可能沒有寄來照片, 所以一直未有收到回覆, 今年己辦了離婚, 心如刀割, 很無奈。 相士批說是命中注定, 還說他會回頭的, 叫我隨緣吧! 現附上照片4張, 那個穿綠衣的單人照便是第三者, 現己在深圳同居。 老師, 我會能遇上真命天子嗎? 這幾年我內心感到很壓抑, 很悲觀, 事業又不順, 現在仍處於待業中己半年了。 老師, 我命中能否宜創業呢或是繼績尋找合適工作為佳? 希望居士此時能爲我指出一點啟事及指引, 盼您的回复, 謝謝。 祝好!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以下內容請代隱藏 熊老師 : 你好! 本人生于.........., 結婚14年來, 感情很好. 丈夫從事國內生意, 在內地時間也愈來愈多。 去年底(2003)我才發覺他與一位北京離婚女子有嚴重婚外情, 這位北京女子約28歲 (....), 屬....演員, 她長得漂亮亦很主動, 丈夫並經常瞞騙我到北京與她見面共度週末, 他倆每日每夜通長途電話, 她亦多次南下來廣東會面, 自此丈夫對我的態度很冷淡。 我為此事心靈上及精祌上均大受困擾及折磨, 該流的眼淚亦流乾, 並患上情緒病, 需耍看醫生。熊老師 , 請你為我卜解我心中疑難, 我們還可有夫妻緣, 一婚到老? 我還需等多久他才會回頭? 他是否還值得我去等待或是該放棄這段婚姻為佳 ? 早日為我解答. 感激不盡。 祝 安好! 熊老師回答: 女人總是想白頭到老,誰不知婚姻背後危機處處,上次在我回信時已提醒妳,沒有男人,女人仍可生存,請妳堅強一些,14年的騙婚日子,誰都不可以接受,他今生來到人間就是受妻離子散的劫,他死之日,也是債還清之時。 相士都批妳的婚姻不長久,這是他善心指出,妳要好好感謝那位玄學家,有空就和他聊天,人是不應該忘本。 妳可以找一些小生意來做,做生意前,請找回當日幫過妳算命的人,好好聽他的指示。

【熊老師玄學信箱】 覆:黃先生

八月 30, 2007 at 8:33 上午

網友來信: 澳門熊居士, 你好! 我是在廣州新快報看了你的文章, 寫得很不錯, 現在再來到這裏看到居士的玄學信箱, 深深被居士的能力和善心吸引, 所以我寫信來希望居士能幫我一個忙. 我想知道一下我兩個孩子的名字是否適合他們, 以及他們一生的運程, 信封裏夾着200元, 作為給居士的一點禮物. 希望你在9月1日前回答, 我知道很急, 希望居士你可以幫忙. 以下是我孩子的一些資料, 請保密. .......... 熊老師回答: 名字是父母送給孩子的第一件禮物.你之前不知道名字是會對人的一生有着影響,所以兩個子女的名字,都是胡亂的改.現發覺他們性格反叛,讀書差而且早戀愛,這才後悔當初草草起名字,實在晚了. 你大兒的名字三才配置各自相剋,而八字又剋刑父母,他必在17歲那年離家出走.命中他的文昌星不在,再加上你犯了改名的大忌,狗人不可以用龍字,這條龍已飛上天,我沒有能力把他撿回來.我只教你一個方法,你立即找一位玄學家為他再改名,他今年才13歲,能不能化險為夷,就要看你的做法了. 至於你的幼女,八字無母星,她並非讀書的材料,你應該找一些有利學業的名字才對,可是你選了一個對姻緣有利的名字,她在18歲前會懷孕,這把你和妻子活生生氣壞.你亦有必要找玄學家回家看風水,要是你的房屋在桃花地,她必然受這一劫.

【熊老師玄學信箱】 覆:Zlz

八月 30, 2007 at 8:30 上午

網友來信: 熊老师: 您好!我是曾经给我学生和她妹妹算命的那个老师,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: 1、我老公身上的衰气还有吗?上次您担心我身上都有衰气,照片也发给您了,我老公还跟您通了电话,但是语言不通,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我身上有没有衰气。如果有的话,怎么样去除衰气呢? 2、我们7月份就要搬进新房子了,不知道应该在搬进去之前做些什么风水布置,请赐教。 3、我去年年底怀孕双胞胎、不幸自然流产了。我很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孩子。 熊老師回答: 上天讓妳不生孩子,一定有天意,依我分析,妳不應該這樣肥下去,因為妳的八字不會壽長.妳和丈夫二人都是善心人士,今個月入新屋,主要是看妳們有沒有宗教信仰,要有的話,可以拜拜土地才進宅.妳很純潔,看不到妳身體上有衰氣.

〔熊神進免費玄學信箱〕 覆:珍

八月 29, 2007 at 7:57 上午

讀者來信: 熊老师:您好,我是..........,希望你能帮助我的一位朋友,他们家很不幸。是这样的,他是我的大学同学,叫MM,农历1969年。从我认识他那天开始就觉得他的家庭很不幸。他们家在.....,原来住在农村,因为他们家信奉基督所以和村里其他的人格格不入,曾经因为田地的事情发生了一些纠纷,还有其他各种麻烦的事情。后来他们家除哥哥留在乡下务农外全部迁入县城,他父亲在一家银行工作。 高中的时候mm的弟弟经受不起别人挑唆,可能也是因为觉得家里太穷,父母身体一直不好,花费很大,所以跟别人一起做了些违法的事情,好象是把MM农村的女孩卖到外地,其实详细他们全家人都不了解,是合伙的人回来这么说的,总之是有一次离开家乡后再也没有回来过,不知其踪,我想大概死于非命了吧?已经接近二十年了。 mm妈妈本来身体不好,儿子消失以后深受打击,一年以后病逝。他爸爸后来娶了一位后母,在MM念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脑溢血猝死,家里仅有的一点财产基本给后母带走。 现在他的哥哥仍在乡下,为了保住家族的根基,全家人甚至合力在当地盖了个小楼,虽然简陋,但是尚可栖身;姐姐在mm,身体也不好,高血压;MM在MM,浮浮沉沉十几年。他们的下一代也不见好,功课上没有一点希望。 所以我想,会不会是过去在乡下的时候因为纠纷,有什么人跟他们家下了降?或者是住宅风水的问题?他们三兄妹已经挣扎了半生,能不能让下一代的道路不要太艰苦? 我很难过他们家庭的遭遇,不知道老师能否帮助他们. 熊神進老師回答: 像這些事,我們常有聽聞,我很相信,妳跟那朋友關係不薄,要不,妳是不會寫信來問我.我自少對靈界認識不淺,我亦明白村族之間的爭吵是家常便飯的事.有一次,我幫香港一退休商人在華山破降頭時,撞上當地村民聘請來的茅山師傅,他在村頭近二百人前開壇,我用佛珠鎮住兩間屋,但功力不夠,我即時打電話給佛堂求7位高僧齊念經助我,可是一天後,只有5位僧人,最後茅山的屍血殺死了六頭豬,我亦暈倒了,已是不幸中的大幸. 問我功力有幾多,我答妳:「不多」,我不停打開命盤,洩天機,我是受懲罰的.我不是不願意來幫妳的好友,可是這種因果在內地真的有很多.殺了嬰的女人找我,身上有衰氣的女人找我,算八字的找我,看風水的找我,天天都有無數電話,我一個人一雙手,可以做的有限. 下了降咒的屋,要看祖先山墳,玄學家可以把棺木翻起來,再下土,就可以解降. 不是我不願意幫妳,而是已經把化解方法告訴了妳,妳要我來幫,我就要親自到他的家鄉工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