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遇見

2015-01-09 at 10:33:58

談情最開心莫過於熱戀,最傷心莫過於遭到背叛。人總會有這麼一、兩、三段戀情,也有拋棄和被拋棄的時候,背叛的本質說白了,就是有新的那個他或她,被背叛的就只賸下一殼眼淚。 被背叛不可怕,習慣也只要打破就好了,最要命的是不願輸。 雙方在吵嘴的時候,你可以一整天不理對方,也不會有任何感覺;但當她要與你分手時,那怕只隔了一、兩個小時没有見面,就足以讓人變成瘋子。 在交往途中被拋棄,這種經歷大部分人都有過,回想起來,這是一段頹廢的光陰。哭濕枕頭、死纏爛打,還有在社交網站發表自以為感人的貼文皆是常有之事,然而,一切的行為,從擁著新歡的那個舊人看來,這只是中人慾嘔的噁心事。 分手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時間走得太慢。 一段感情就算怎樣刻骨銘心、如何轟轟烈烈,它永遠的對手就只有時間。時間是治傷的良藥,儘管不是絕對,但也適用於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以上人。你還記得在那段戀情中被拋棄,曾經哭喊得死去活來的自己嗎?但今天你卻可能擁著另一位伴侶,來看我這篇貼文。或許現在妳正處於失戀的狀態裡,又是哭得叫天叫地;又在質問他為什麼如此負心;又委屈自己,跑去幹死纏爛打這一類的事情。 但請妳回頭想一想,在時間的旅程中,可能妳曾經為某人聲嘶力竭地呼喊過,現在妳又為了另一個人在幹相同的事情,重點在妳的心窩裡,已經没有某人的存在。相信時間,今天纏繞著妳的那個他,在不久的將來裡,他也只是人生中的一個點綴而已。 這道理,大多數人都明白,或許今天的我明白,但到失戀時候的我又變得不明白了,歸根究底,都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。 曾經,我也跌進失戀的深淵裡,那時候,有位年青的女老師送贈了我一首歌,名為“再遇見”。在千言萬語裡,請容許我借花獻佛,把這首歌送給失戀中的你們! 有一天,當你再次遇上拋棄你的那個人時,你只需要想起一句歌詞:“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還停在原點;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不斷往前飛。”   再遇見 作詞:吳青峰 作曲:吳青峰 編曲:蘇打綠、林暐哲   只一年的情節,像大雨匆匆打擊過的屋檐, 還凌亂的房間,像吉他用力刷錯幾個和弦。 時間過了幾年,我想,我們都忘了彼此的臉。 難道這叫有緣?我沒想過,我們會再遇見……   故事已經,翻了幾頁。   忽然之間,你忽略的、我忽略的所有細節, 當初的猜疑好奇、愛恨痴嗔卻已走遠。 忽然之間,你發現的、我發現的所有改變, 當初的微笑眼淚、喜怒哀樂都已拋在昨天。   那一年的蛻變,像手術拿掉塞住心上的繭, 還疼痛的感覺,像傷口總得需要時間復原。 掌管命運的神,多想問祢是不是打了個盹? 難道這叫緣份?我沒想過,再遇見的時刻……   所有回憶,青絲成雪。   忽然之間!你忽略的、我忽略的所有細節, 當初的猜疑好奇、愛恨痴嗔卻已希微。 忽然之間,你發現的、我發現的所有改變, 當初的微笑眼淚、喜怒哀樂都已雲煙。   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全沒有改變; 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就一直往前。 轉眼之間,你的世界,一步一步越離越遠, 轉身之前,看到你,卻還依稀覺得有點可憐。   忽然之間,你散盡的、我散盡的全都不見, 當初的我的瘋狂、你的背叛像個笑點。 忽然之間,你經歷的、我經歷的所有謊言, 當初的我的退讓,你的虧欠都不起眼。   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還停在原點; 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不斷往前飛。 轉眼之間,我的世界,一步一步越走越遠, 一念之間,想對你傷害我的一切,說聲   謝謝..謝謝.. 謝謝..謝謝..再遇見。

別太熟

2015-01-06 at 10:39:52

幾天前,和一位久未碰面的兒時朋友把酒談歡,驚悉二十四歲的他正籌備婚禮。本來男大當婚、女大當嫁,實在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。不過,我這位朋友從小就有一點兒大男人主義,終日嚷著不過三十不結婚、還没買樓就不生孩子,所以,我還是有一點點好奇,便藉著酒意問他為甚麼忽然會有結婚的念頭。 他哀怨地嘆了口氣,吐出了一句:“都是太熟惹的禍……” 事情的緣由要從他上一個女友談起,他上一個女友,年齡較他大,二人約莫差了三、四年,當時,我的朋友才17歲,卻已經是輟學少年,之後在便利店打工,認識了那時候同樣在店裡兼職,正就讀大學二年級的女友。在他猛烈的追求下,終於俘虜了女孩的心。 朋友在女友的薰陶下,逐漸用功起來,跑去讀夜校,夢想考大學,為的就是想追上女友的步伐。他們交往的第三年,女友已經大學畢業,他也順利考上大學。儘管男孩已經願望成真,但他心裡卻說不出的難受,原因是在這三年間,她的女友並没有把他介紹給她的家人認識,甚至連她的同學或朋友,也識不上一個。在這個大男人的心裡,就只想著她的女友是看不起他,所以羞於把他融入自己高尚的圈子裡。 這時候,他在大學裡又認識了更多的朋友,當中有一個小女孩,也熱烈地追著他的腳根跑,在追求他的同時,不但把他帶回家介紹給父母認識,而女同學的父母也待他尤如子侄。朋友經過一輪內心的掙扎,最後變心了,離開了前女友,與現任女友,也就是現在的未婚妻交往。 在她們交往的幾年裡,她和她的父母待他簡直就像已入門的女婿,這更讓他覺得自己當初没有選擇錯誤。有時候小兩口吵架的時候,朋友除了不捨得女友之外,更多的是覺得自己對不起待他如親人的女友父母。漸漸地,在女友父母的攻勢下,男孩的大男人主義磨去了七、八成。最後,女友懷孕了,朋友思前想後,再也没有堅持自己的初衷,因此,牽著女友的手步入婚禮的殿堂。 聽他說完這幾年的感情事,我問了他一句:“那你後悔嗎?” “不後悔呀!”他毫不遲疑地回答。 他喝了口啤酒,隔了半晌,又道:“如果讓我再選一次,我仍然會離開前女友,只是我不會再像現在一樣,與未婚妻的父母走太近……” “為甚麼?” 他苦笑著道:“有了這個經驗,我還頗希望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。” 的確,與未來的岳父岳母、老爺奶奶有接觸是好事,但是走太近,只會讓咱們添上戀愛以外的壓力。

我已讀您的已讀

2014-12-04 at 14:40:01

早前得知,台灣第八屆行動創作獎的得獎者終於出爐,當中最特別的獎項是簡訊文學組,首獎得主是一名女高中生,她憑七個字奪得七萬獎金,就是“我已讀您的已讀”。 相信任何人看到這條簡訊時,都免不了要稍微思考一下,才能讀懂簡訊的意思。仔細品味,您還可以從中體會更高層次的意境。我已讀,讀甚麼?您的已讀。當中蘊含少女對某人已讀不回的無奈,更表達了她對這種行為的不滿。 隨著科技發展,現代人溝通不再侷限於單純的面談或者電話,更多地使用現在流行的Whatsapp、Wechat、或Line等等,但實際上,這種情況老早就屢見不鮮。在筆者的少年時代,網上已經湧現如ICQ這類即時通訊軟件,那時候手提電話並未像現在普及,年青人手裡能拿上一台諾基亞,已經算是帥氣十足。當時在街上找女孩搭訕,和現在一樣,都是抄號碼。只是過去抄ICQ號碼,現在抄手提電話或Wechat ID,像Wechat為了搭訕,有一種叫作搜尋附近的人的功能,ICQ也一早設有篩選條件,能夠尋找理想中的陌生人聊天。不同的是,現在比過去更加方便,不論自拍或視訊聊天等等…… 在如此方便的新世代,用Whatsapp、Wechat傳訊息是理所當然,但奇怪的是在十年前,科技未發達,年青人已經鍾情於透過電話中的短訊功能,互傳短訊。或許您和我都有著相同的回憶,就是每次收到電訊營運商的月結單時,都會被老媽大罵一頓,筆者便是如此。在十年前,一個普通中學生的電話月結費竟高達五百多元,實在非同小可,絕對貴過現在所謂的無限上網計劃。 的而且確,無論過去還是現在,年青人都喜歡透過短訊來表達自己,大部分都捨棄傳統的面談或“煲電話粥”。若果您與筆者屬於同一種人,您一定有過以下這種經歷——和某個異性透過短訊聊天時,那種快活的感覺,可以讓您一個晚上發出數十個至數百個短訊,而忽略了每個訊息價值兩毫半子;或者在發一些諸如表白、半表白的訊息時,當電話鈴聲一響,您會像考取汽車牌照般緊張……除此之外,筆者亦都相信您或您的朋友,一定經歷過,當另一半鬧分手時,通常都不會採用面談或者通電話的方式,絕大多都是用短訊,放在新世代,則是Whatsapp、Wechat等聊天apps。 最近,Whatsapp推出的新功能“雙藍剔”,在社交界引起軒然大波,怒吼的不僅是男性,還有為數不少的女性。不約而同都是責備Whatsapp多此一舉及侵犯個人私隱,從功能上來看,“雙藍剔”並不創新,像Line和“遇見”一早便有這種功能,没甚麼特別。然而,卻也有不少人支持這種功能,筆者發現,這類人大多是被愛情或伴侶牽著鼻子走的情痴。 筆者身邊便有這樣一個傻蛋,他是我的大學同窗,在大二那年,男方跟另外一位同班的女同學,迅速墮入愛河。我和女友加上他們這一對,只要一放假,四人便會結伴出外旅遊。最讓我受不了的,就是他的女友,經常做出肉麻的言行,更讓我看不過眼的,是我的同窗,每分每秒都表現出大男人的氣概。當時,回頭看看我的女友,没有小鳥依人,只有一副惡型惡相,筆者只好望人悲嘆。 五年後的今天,我和女友雖然經歷過高低起伏,但總算恩愛如昔,她還是像過去一樣,是一個惡婆娘;但是,我的同窗,卻淪為愛情的輸家。自從畢業以後,他的女友踏入社會工作,認識了不同的人,結交了不同的社交圈子,而男方則原地踏步,不願意融入她的生活,更只沉迷於自己大男人的夢想中,也未為將來籌謀打算。結果,女友漸漸疏遠他,開始對他冷淡,後來更變成 “已讀不回”的女朋友,最終,二人走向分手的邊緣。 對於女方提出分手,男方失去昔日的男子氣概,不但苦苦哀求,甚至甘願做一個就算有不滿也不敢表達的男朋友。對於女方的“已讀不回”,男方用自欺欺人的方法來尋求慰藉──因為女方一向只會用Wechat和朋友聯繫,男方為了要知道女方是否看到他的訊息,硬迫著她用Line,因為Line一早便有顯示已讀的功能,更讓筆者感到抓狂的是他曾經對我說過:“我用Line除了要知道她是不是已經讀了我的訊息以外,更重要是只有我一個人是用Line和她聊天,這種就像有一種獨佔的安慰。” 他的說話讓我驚訝,男人堅強的個性消失了,換上了一副悲情的傻蛋模樣,或許有一些讀者認為他已經到達變態的地步,但是明知如此、欲罷不能,就是他的寫照。訊息對於他,是一種慰藉,因為見面已經少得可憐,聊電話更只有三數秒的通話時間,他只有透過女方偶爾回覆的文字訊息,來填補他寂寞的心。 直至現在,他們還没有分開,男方繼續苦苦糾纏。 希望有一天,他能夠勇敢起來,就像上文獲獎的高中生那樣,向她發出一條這樣的短訊:“我已讀您的已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