雛妓

2015-01-20 at 15:35:18

教宗方濟各周日於馬尼拉黎刹公園主持大型露天彌撒,對於菲律賓而言,黎刹公園是舉行官方儀式的重要場地,可是,對於港澳人民來說,黎刹公園是一個慘痛無比的回憶。 最近,眾多報章大篇幅刊登教宗外訪菲律賓的行程,據昨天雅虎資料顯示,最吸睛的新聞是教宗主持的彌撒。因為菲律賓有超過八成國民是天主教徒,所以教宗在黎刹公園主持的露天彌撒,估計吸引超過六百萬國民參與,打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95年訪問菲律賓時,五百萬人參與的記錄,這對天主教而言,無疑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。 但令我一讀再讀的新聞報導,並非教宗方濟各打破參與彌撒人數的記錄,而是教宗在出席露天彌撒前的一個活動報導。該新聞標題是:菲女孩泣問教宗,主為何容許雛妓? 據聞教宗出席露天彌撒前,去到一間天主教中學,參觀其為教宗舉辦的儀式。十二歲女孩Palomar,在台上發言,泣問教宗:“許多孩子被父母遺棄,很多人成為受難者,許多孩子被迫販毒和賣淫,為何主允許這些事在我們身上發生?這些孩子並没有犯下甚麼罪,為甚麼只有一點點人幫助我們?”說罷,她崩潰大哭,諷刺的是她旁邊還站著一位十四歲無家可歸的少年。 對於女孩痛不欲生的吶喊,教宗無言以對,只能把她擁入懷,用溫暖安慰她。隨後,教宗放棄大部分一早已經用英語草擬好的講稿,並決定用母語即場向台下三萬人,回答這位對主泣問的女孩的問題,他這樣回答:“她是全場唯一一個提出問題,而我没有答案的人,她甚至不能用言語說得清楚,只能用淚水哭訴,有關你的問題,幾乎是没有答案……”教宗向信徒提出:“孩子們為甚麼受苦?我要請大家撫心自問,我學會哭泣了嗎?當我看到兒童捱餓、吸毒的街童,以及無家可歸、遭棄、受虐、遭社會奴役的孩子時,學會替他們哭泣了嗎?” 的確如此,在港澳地區、在大部分的國家,市民大多關心的只有個人利益,年青人看著樓價不斷攀升,只能望樓興嘆,或埋怨、或發奮,然而,切身處地思考一下,樓價高企總好過無家可歸、能有麵包總比兒童捱餓來得好。澳門也有街童,但他們大部分的口袋裡,袋著白花花的銀子,對他們而言,買一包香煙,更是容易不過的事情。 據聯合國統計,菲律賓的街童約有一百二十萬人,這些街童捱餓、被迫販毒,有的甚至成為雛妓。一個國家為了迎接教宗,用一個所謂“影響市容”的荒謬藉口,把街童全都關進大牢,這個國家還有救嗎?澳門,作為一個現代化旅遊城市,我們所受的苦難,比起別國兒童,我們就像身處在天堂,這還有甚麼好埋怨?既然,那微薄的薪水,對於買樓幫助不大,我們何不每月拿出幾百塊,助養這些無辜受苦的孩童? 從來,人類在浩瀚的宇宙裡,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沙子,然而,這顆沙子的存在有否意義,並不單單從生活的好與壞、成就的高與低所構成,我認為,生存的意義在於傳承。試想想,你每個月只需要幾百塊,可以讓無辜的小孩受少一點苦,或許十個小孩,我們只救到一個,但這個被救的小孩長大後,或許他會再救一個小孩。 就筆者而言,生命不在乎成就的高與低,只在乎生命的傳承。像這篇文章,或許没有多少人能看到,也更没有成就可言。但若果在我逝世以後,我的曾孫或許有機會看上一看,他就知道,原來在2015年1月18日有一個女孩,為生命向教宗泣訴。 因此,文人執筆,當為傳承。

信命

2015-01-05 at 12:11:46

不知道大家是否信命? 相信大部分土生讀者,都知道白鴿巢是本澳老牌子的公園,作為兒時常去的地方,園內數株參天大樹,實是難得的童年回憶。但不知大家還記得公園外的算命老伯嗎? 依稀記得那是2009年年初發生的事情,當時筆者因為深受“惡魔在身邊”、“惡作劇之吻”等台劇的影響,一個邊緣青年渴望過上劇中的大學生活,重回正軌,跑去唸商訓夜中學。剛好班上有一位女同學正值失戀,經朋友指點,兩、三位較熟絡的同學便陪著她,一起去找上文提到的老伯算命,而筆者正是這些同學裡頭的其中一位。 老伯對女孩算命的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,但這也没關係,因為本文的重點,並不是這位女同學,而是我。當時我見大伙都找他算命,又算得蠻起勁的,所以筆者也來湊湊熱鬧。 那時候,我只關心自己到底能不能考上心儀的大學?唸喜歡的科目?或者將來能不能幹一些與寫作有關的工作等等。就這些疑問,算命老伯對我說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事情,甚麼金木水火土、甚麼十年大運,總的來說,我也聽不明白,唯一記得的就是二十五歲這個數字,老伯說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。 之後,憑藉自己的努力,再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,筆者如願考上大學,唸自己最喜歡的科目,也認識了可愛的女友。因為我本身是不太信風水的事情,所以當時聽了老伯說的話,過兩天就已經忘得一乾二淨。直至2014年的來臨,這一年,我剛好二十五歲,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。 2014是我人生中經歷高低起伏的一年,在這一年間,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有悲歡,也有離合。上半年,終日忙著碩士課程及課外進修,加上全職工作,一天裡頭只有九至十個小時是屬於自由時間,而這段時間的唯一作用就是睡覺,這樣的生活,一週七天,週週如是,持續將近大半年。 體力上的消耗,可以靠睡眠來補充,但精神上的緊繃及壓力,卻無處發泄,我完全忽略了身邊的女友,正好她也遇上工作上的瓶頸,這段感情出現了變化,五年的情感付諸流水,咱們在無奈的情況下,也決定分手或許對雙方更好。儘管感情並不是人生的所有,但五年的相處,卻足以讓人養成捨割不了的習慣。 與此同時,在年中的時候,筆者也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,基本上工作也可以定調,日後會在這個行業發展;及後,我和朋友一起湊資開的店,也於同年開張大吉,榮升創業老闆行業;最後,意想不到的事情是我的女友竟然在分手前便懷孕了,而她自己也懵然不知,在割捨不了大家的情況下,加上寶寶的出現,咱們花不上幾小時便重新走在一起,然後趕在九月結婚,小寶寶也即將出生。 2014年12月31日我迎接了人生中的第二十六個年頭,這年的變化實在大得驚人,不禁讓我瞠目結舌。我不知道大家是否信命?就筆者而言,以前不信,現在回想起來卻信了一半,畢竟,那老伯誤打誤撞說出了二十五歲這個關鍵字。 新的一年,相信大家有新的願景,祝願大家有一個美滿的2015。 在此預告,下次筆者將分享吸引力法則及李澄BB(暫定)的將出生小事。

原由

2014-12-10 at 12:21:24

很久以前,便想開一個博客,定期更新文章,但一直下不了這種決心。主要有兩個原因:第一擔心自己不能堅持下去,起了一個壞的開始;第二憂慮時間不足,忙論文、忙工作、忙創作,不能準時交稿;不過,從今天開始,這些擔心和憂慮都可以統統拋諸腦後,因為,博客終於要開了,既來之,則安之,又何必讓自己忐忑不安。 想寫博客的念頭,源於投稿。因為筆者是小而微之的不知名人氏,所以把稿件投往本地或外地的報章雜誌時,往往要煞費思量,思考文章篇幅和題材,當中讓筆者絞盡腦汁的就是選擇題材。隨著筆者從青少年步入青年,開始培養每天讀報的習慣,除了喜歡寫文學作品外,近來更迷上寫一些時事評論或情感小事,然而,這些評論未必符合某些報館的要求,在投稿方面就有了眾多限制。 再加上作為一名創作者,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人問津,最好還能夠與讀者相互交流,這是每一位創作者的美夢。隨著社會資訊發展,報紙的讀者群趨向以成年人為主,青少年少有讀報的習慣,更多是瀏覽一些網絡文章或專欄,就算讀報,都甚少買報紙,反而會透過報章的網絡版閱報,主要是因為方便、快捷及智能電話的普及。相對而言,博客的讀者群則比報章雜誌特定的讀者群廣闊得多。 基於這些原因,網絡文學應運而生,像中國大陸的起點小說網,更是當中的佼佼者,而博客更成為眾多創作人實踐夢想的地方。一個創作人,可以不在乎金錢的收益,但不得不在乎自己的作品有無人欣賞。有了博客,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詩人,偶然寫詩、偶然發佈。寫博客没有寫專欄的壓力,有靈感就寫,無靈感就休息,文章的題材没有嚴格的限制,篇幅也没有統一的標準,這是寫博客的自由,也是現代人宣泄心中話語的地方。

少不更事

2014-12-10 at 10:49:15

近日,鄰埠又發生了一宗少女遇害案件,遇害少女年僅十五歲,正值花樣年華,因與家人鬧翻,離家輟學,最終走上這條不歸路。 從報章的報導可見,少女離家後成為兼職私影模特兒,二人透過WeChat的“搖一搖”功能認識,疑兇藉詞邀少女上門拍沙龍照。拍照期間,疑兇色心驟起,要求提供性服務,卻遭少女拒絕,在爭執過程中,疑有人以玻璃樽襲擊少女,繼而強暴,少女多番爭扎不果,後來更被疑兇用索帶勒死。 處於反叛期的青少年或少女,與家人鬧翻,或輟學或離家,屢見不鮮,可是,作為一名女性,對自己最基本的保護意識也没有,實在讓人扼腕嘆息。一個真正熱愛拍攝的發燒友,不會要求模特兒上門拍性感照,當他有這樣一個要求時,無疑這位“龍友”志不在拍攝,志在“性感”。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,走進這樣一位“龍友”的房間時,就像一個手無寸鐵的正常人,走進鱷魚潭,結果可想而知。 身為私影模特兒,堅持用不上門、只外出的拍照模式,這會讓自己處於一個較為安全的位置,始終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大家都知道援交是一種不道德、不可取的行為,然而,就是有人會為了金錢而出賣自己。不過,就算作為一名援交女生,也不要自我放逐,要設法保護自己,例如堅持不上門,只限酒店交易,這種做法雖然不算絕對安全,但起碼比起上門提供性服務要安全得多。 一代人不同一代人,筆者也經歷過反叛期,也曾經與家人鬧翻、輟學,同時,筆者認為人生總是要經歷一些事情,才會明白過去生活的可貴,也只有這樣,才能夠真正成長。但是,壞要壞得聰明,玩要玩得有智慧,不要讓自己走入萬劫不復的境地,對於少不更事的青少年,說再多也於事無補,因為十個青少年,有八個都要親歷其境,才會有所體會。只要謹記:不要讓自己走進鱷魚潭,再大的事情也有家人會為您扛起來。這就足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