雛妓

2015-01-20 at 15:35:18

教宗方濟各周日於馬尼拉黎刹公園主持大型露天彌撒,對於菲律賓而言,黎刹公園是舉行官方儀式的重要場地,可是,對於港澳人民來說,黎刹公園是一個慘痛無比的回憶。 最近,眾多報章大篇幅刊登教宗外訪菲律賓的行程,據昨天雅虎資料顯示,最吸睛的新聞是教宗主持的彌撒。因為菲律賓有超過八成國民是天主教徒,所以教宗在黎刹公園主持的露天彌撒,估計吸引超過六百萬國民參與,打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95年訪問菲律賓時,五百萬人參與的記錄,這對天主教而言,無疑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。 但令我一讀再讀的新聞報導,並非教宗方濟各打破參與彌撒人數的記錄,而是教宗在出席露天彌撒前的一個活動報導。該新聞標題是:菲女孩泣問教宗,主為何容許雛妓? 據聞教宗出席露天彌撒前,去到一間天主教中學,參觀其為教宗舉辦的儀式。十二歲女孩Palomar,在台上發言,泣問教宗:“許多孩子被父母遺棄,很多人成為受難者,許多孩子被迫販毒和賣淫,為何主允許這些事在我們身上發生?這些孩子並没有犯下甚麼罪,為甚麼只有一點點人幫助我們?”說罷,她崩潰大哭,諷刺的是她旁邊還站著一位十四歲無家可歸的少年。 對於女孩痛不欲生的吶喊,教宗無言以對,只能把她擁入懷,用溫暖安慰她。隨後,教宗放棄大部分一早已經用英語草擬好的講稿,並決定用母語即場向台下三萬人,回答這位對主泣問的女孩的問題,他這樣回答:“她是全場唯一一個提出問題,而我没有答案的人,她甚至不能用言語說得清楚,只能用淚水哭訴,有關你的問題,幾乎是没有答案……”教宗向信徒提出:“孩子們為甚麼受苦?我要請大家撫心自問,我學會哭泣了嗎?當我看到兒童捱餓、吸毒的街童,以及無家可歸、遭棄、受虐、遭社會奴役的孩子時,學會替他們哭泣了嗎?” 的確如此,在港澳地區、在大部分的國家,市民大多關心的只有個人利益,年青人看著樓價不斷攀升,只能望樓興嘆,或埋怨、或發奮,然而,切身處地思考一下,樓價高企總好過無家可歸、能有麵包總比兒童捱餓來得好。澳門也有街童,但他們大部分的口袋裡,袋著白花花的銀子,對他們而言,買一包香煙,更是容易不過的事情。 據聯合國統計,菲律賓的街童約有一百二十萬人,這些街童捱餓、被迫販毒,有的甚至成為雛妓。一個國家為了迎接教宗,用一個所謂“影響市容”的荒謬藉口,把街童全都關進大牢,這個國家還有救嗎?澳門,作為一個現代化旅遊城市,我們所受的苦難,比起別國兒童,我們就像身處在天堂,這還有甚麼好埋怨?既然,那微薄的薪水,對於買樓幫助不大,我們何不每月拿出幾百塊,助養這些無辜受苦的孩童? 從來,人類在浩瀚的宇宙裡,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沙子,然而,這顆沙子的存在有否意義,並不單單從生活的好與壞、成就的高與低所構成,我認為,生存的意義在於傳承。試想想,你每個月只需要幾百塊,可以讓無辜的小孩受少一點苦,或許十個小孩,我們只救到一個,但這個被救的小孩長大後,或許他會再救一個小孩。 就筆者而言,生命不在乎成就的高與低,只在乎生命的傳承。像這篇文章,或許没有多少人能看到,也更没有成就可言。但若果在我逝世以後,我的曾孫或許有機會看上一看,他就知道,原來在2015年1月18日有一個女孩,為生命向教宗泣訴。 因此,文人執筆,當為傳承。

再遇見

2015-01-09 at 10:33:58

談情最開心莫過於熱戀,最傷心莫過於遭到背叛。人總會有這麼一、兩、三段戀情,也有拋棄和被拋棄的時候,背叛的本質說白了,就是有新的那個他或她,被背叛的就只賸下一殼眼淚。 被背叛不可怕,習慣也只要打破就好了,最要命的是不願輸。 雙方在吵嘴的時候,你可以一整天不理對方,也不會有任何感覺;但當她要與你分手時,那怕只隔了一、兩個小時没有見面,就足以讓人變成瘋子。 在交往途中被拋棄,這種經歷大部分人都有過,回想起來,這是一段頹廢的光陰。哭濕枕頭、死纏爛打,還有在社交網站發表自以為感人的貼文皆是常有之事,然而,一切的行為,從擁著新歡的那個舊人看來,這只是中人慾嘔的噁心事。 分手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時間走得太慢。 一段感情就算怎樣刻骨銘心、如何轟轟烈烈,它永遠的對手就只有時間。時間是治傷的良藥,儘管不是絕對,但也適用於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以上人。你還記得在那段戀情中被拋棄,曾經哭喊得死去活來的自己嗎?但今天你卻可能擁著另一位伴侶,來看我這篇貼文。或許現在妳正處於失戀的狀態裡,又是哭得叫天叫地;又在質問他為什麼如此負心;又委屈自己,跑去幹死纏爛打這一類的事情。 但請妳回頭想一想,在時間的旅程中,可能妳曾經為某人聲嘶力竭地呼喊過,現在妳又為了另一個人在幹相同的事情,重點在妳的心窩裡,已經没有某人的存在。相信時間,今天纏繞著妳的那個他,在不久的將來裡,他也只是人生中的一個點綴而已。 這道理,大多數人都明白,或許今天的我明白,但到失戀時候的我又變得不明白了,歸根究底,都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。 曾經,我也跌進失戀的深淵裡,那時候,有位年青的女老師送贈了我一首歌,名為“再遇見”。在千言萬語裡,請容許我借花獻佛,把這首歌送給失戀中的你們! 有一天,當你再次遇上拋棄你的那個人時,你只需要想起一句歌詞:“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還停在原點;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不斷往前飛。”   再遇見 作詞:吳青峰 作曲:吳青峰 編曲:蘇打綠、林暐哲   只一年的情節,像大雨匆匆打擊過的屋檐, 還凌亂的房間,像吉他用力刷錯幾個和弦。 時間過了幾年,我想,我們都忘了彼此的臉。 難道這叫有緣?我沒想過,我們會再遇見……   故事已經,翻了幾頁。   忽然之間,你忽略的、我忽略的所有細節, 當初的猜疑好奇、愛恨痴嗔卻已走遠。 忽然之間,你發現的、我發現的所有改變, 當初的微笑眼淚、喜怒哀樂都已拋在昨天。   那一年的蛻變,像手術拿掉塞住心上的繭, 還疼痛的感覺,像傷口總得需要時間復原。 掌管命運的神,多想問祢是不是打了個盹? 難道這叫緣份?我沒想過,再遇見的時刻……   所有回憶,青絲成雪。   忽然之間!你忽略的、我忽略的所有細節, 當初的猜疑好奇、愛恨痴嗔卻已希微。 忽然之間,你發現的、我發現的所有改變, 當初的微笑眼淚、喜怒哀樂都已雲煙。   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全沒有改變; 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就一直往前。 轉眼之間,你的世界,一步一步越離越遠, 轉身之前,看到你,卻還依稀覺得有點可憐。   忽然之間,你散盡的、我散盡的全都不見, 當初的我的瘋狂、你的背叛像個笑點。 忽然之間,你經歷的、我經歷的所有謊言, 當初的我的退讓,你的虧欠都不起眼。   而你,在離開我之後,還停在原點; 而我,在離開你之後,不斷往前飛。 轉眼之間,我的世界,一步一步越走越遠, 一念之間,想對你傷害我的一切,說聲   謝謝..謝謝.. 謝謝..謝謝..再遇見。

別太熟

2015-01-06 at 10:39:52

幾天前,和一位久未碰面的兒時朋友把酒談歡,驚悉二十四歲的他正籌備婚禮。本來男大當婚、女大當嫁,實在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。不過,我這位朋友從小就有一點兒大男人主義,終日嚷著不過三十不結婚、還没買樓就不生孩子,所以,我還是有一點點好奇,便藉著酒意問他為甚麼忽然會有結婚的念頭。 他哀怨地嘆了口氣,吐出了一句:“都是太熟惹的禍……” 事情的緣由要從他上一個女友談起,他上一個女友,年齡較他大,二人約莫差了三、四年,當時,我的朋友才17歲,卻已經是輟學少年,之後在便利店打工,認識了那時候同樣在店裡兼職,正就讀大學二年級的女友。在他猛烈的追求下,終於俘虜了女孩的心。 朋友在女友的薰陶下,逐漸用功起來,跑去讀夜校,夢想考大學,為的就是想追上女友的步伐。他們交往的第三年,女友已經大學畢業,他也順利考上大學。儘管男孩已經願望成真,但他心裡卻說不出的難受,原因是在這三年間,她的女友並没有把他介紹給她的家人認識,甚至連她的同學或朋友,也識不上一個。在這個大男人的心裡,就只想著她的女友是看不起他,所以羞於把他融入自己高尚的圈子裡。 這時候,他在大學裡又認識了更多的朋友,當中有一個小女孩,也熱烈地追著他的腳根跑,在追求他的同時,不但把他帶回家介紹給父母認識,而女同學的父母也待他尤如子侄。朋友經過一輪內心的掙扎,最後變心了,離開了前女友,與現任女友,也就是現在的未婚妻交往。 在她們交往的幾年裡,她和她的父母待他簡直就像已入門的女婿,這更讓他覺得自己當初没有選擇錯誤。有時候小兩口吵架的時候,朋友除了不捨得女友之外,更多的是覺得自己對不起待他如親人的女友父母。漸漸地,在女友父母的攻勢下,男孩的大男人主義磨去了七、八成。最後,女友懷孕了,朋友思前想後,再也没有堅持自己的初衷,因此,牽著女友的手步入婚禮的殿堂。 聽他說完這幾年的感情事,我問了他一句:“那你後悔嗎?” “不後悔呀!”他毫不遲疑地回答。 他喝了口啤酒,隔了半晌,又道:“如果讓我再選一次,我仍然會離開前女友,只是我不會再像現在一樣,與未婚妻的父母走太近……” “為甚麼?” 他苦笑著道:“有了這個經驗,我還頗希望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。” 的確,與未來的岳父岳母、老爺奶奶有接觸是好事,但是走太近,只會讓咱們添上戀愛以外的壓力。

信命

2015-01-05 at 12:11:46

不知道大家是否信命? 相信大部分土生讀者,都知道白鴿巢是本澳老牌子的公園,作為兒時常去的地方,園內數株參天大樹,實是難得的童年回憶。但不知大家還記得公園外的算命老伯嗎? 依稀記得那是2009年年初發生的事情,當時筆者因為深受“惡魔在身邊”、“惡作劇之吻”等台劇的影響,一個邊緣青年渴望過上劇中的大學生活,重回正軌,跑去唸商訓夜中學。剛好班上有一位女同學正值失戀,經朋友指點,兩、三位較熟絡的同學便陪著她,一起去找上文提到的老伯算命,而筆者正是這些同學裡頭的其中一位。 老伯對女孩算命的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,但這也没關係,因為本文的重點,並不是這位女同學,而是我。當時我見大伙都找他算命,又算得蠻起勁的,所以筆者也來湊湊熱鬧。 那時候,我只關心自己到底能不能考上心儀的大學?唸喜歡的科目?或者將來能不能幹一些與寫作有關的工作等等。就這些疑問,算命老伯對我說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事情,甚麼金木水火土、甚麼十年大運,總的來說,我也聽不明白,唯一記得的就是二十五歲這個數字,老伯說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。 之後,憑藉自己的努力,再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,筆者如願考上大學,唸自己最喜歡的科目,也認識了可愛的女友。因為我本身是不太信風水的事情,所以當時聽了老伯說的話,過兩天就已經忘得一乾二淨。直至2014年的來臨,這一年,我剛好二十五歲,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。 2014是我人生中經歷高低起伏的一年,在這一年間,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有悲歡,也有離合。上半年,終日忙著碩士課程及課外進修,加上全職工作,一天裡頭只有九至十個小時是屬於自由時間,而這段時間的唯一作用就是睡覺,這樣的生活,一週七天,週週如是,持續將近大半年。 體力上的消耗,可以靠睡眠來補充,但精神上的緊繃及壓力,卻無處發泄,我完全忽略了身邊的女友,正好她也遇上工作上的瓶頸,這段感情出現了變化,五年的情感付諸流水,咱們在無奈的情況下,也決定分手或許對雙方更好。儘管感情並不是人生的所有,但五年的相處,卻足以讓人養成捨割不了的習慣。 與此同時,在年中的時候,筆者也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,基本上工作也可以定調,日後會在這個行業發展;及後,我和朋友一起湊資開的店,也於同年開張大吉,榮升創業老闆行業;最後,意想不到的事情是我的女友竟然在分手前便懷孕了,而她自己也懵然不知,在割捨不了大家的情況下,加上寶寶的出現,咱們花不上幾小時便重新走在一起,然後趕在九月結婚,小寶寶也即將出生。 2014年12月31日我迎接了人生中的第二十六個年頭,這年的變化實在大得驚人,不禁讓我瞠目結舌。我不知道大家是否信命?就筆者而言,以前不信,現在回想起來卻信了一半,畢竟,那老伯誤打誤撞說出了二十五歲這個關鍵字。 新的一年,相信大家有新的願景,祝願大家有一個美滿的2015。 在此預告,下次筆者將分享吸引力法則及李澄BB(暫定)的將出生小事。